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穿书后我捡到了主角受 作者:飞禽走兽(一) - - 全本TXT小说下

时间:2022-11-04 19:56 标签: 甜文 穿书 仙侠修真 爽文
《穿书后我捡到了主角受》作者:飞禽走兽 文案: 谢书辞穿成了书中没有名字的小反派 在主角受的成长路上,他只来得及踩上一脚,就被一刀给剁了 谢书辞告诫自己:珍爱生命,远离主角受! 于是第二天,他就远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 在路上,谢书辞捡到一个浑身是
  《穿书后我捡到了主角受》作者:飞禽走兽
  文案:
  谢书辞穿成了书中没有名字的小反派
  在主角受的成长路上,他只来得及踩上一脚,就被一刀给剁了
  谢书辞告诫自己:“珍爱生命,远离主角受!”
  于是第二天,他就远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
  在路上,谢书辞捡到一个浑身是伤的少年
  他怀揣一兜灵丹妙药,随手给少年喂了一颗
  结果这药虽然管用,但也有副作用
  少年醒来后,不仅丢了修为,还变得又聋又哑又瞎
  谢书辞:“……”
  于是,他身边又多了个小尾巴
  ——
  谢书辞穿书后的日子一直过得不错
  虽然带着一个小尾巴,但基本没什么存在感
  小尾巴不能说话又看不见,谢书辞沐浴更衣从来不避着他
  甚至有时候还不穿衣服给他跳一段极乐净土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数月
  直到某天,有人告诉他,他身边的小崽子,原名叫萧寻
  就那个,把他一刀剁了的主角受——萧寻!
  谢书辞:“……”
  艹,一种植物
  当天晚上,趁人熟睡,谢书辞收拾行李准备跑路
  什么?他没良心?
  这可是心理严重有问题、X1ng格严重y1n晴不定的主角受啊!他一个不高兴,谢书辞这条小命就没了!反正谁爱管谁管!
  可谢书辞刚溜到门口,身体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困在原地
  他僵硬地扭过头,看到平时弱了吧唧、一个人睡觉都害怕的小尾巴坐在床边,轻轻一勾手指,谢书辞就不受控制地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
  “谢书辞,丢下我不管,你想去哪儿?”
  小尾巴靠在床舷上,脸色苍白,眼神y1n鸷
  眼神y1n鸷……
  是的,他眼神y1n鸷
  这个b1,他根本不瞎!
  穿书受vs重生攻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甜文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书辞,萧寻(谢安)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好像被占便宜了QAQ
  立意: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
  作品简评:
  谢书辞穿成书中主角受杀了的小反派,在他决定远离世俗争端找个小地方苟命的途中,捡到了一个又聋又哑又瞎的小尾巴。小尾巴嘛,看不见听不见说不出,能有什么存在感?正因如此,谢书辞沐浴更衣从来都不避着他,直到某天,有人告诉他,他身边的小尾巴就是主角受,而且,这个人根、本、就、不、瞎!
  书中故事背景庞大,逻辑缜密,人物X1ng格鲜明,情感浓烈细腻。从宿命到轮回,从因果到结局,首尾呼应,故事节奏不徐不缓引人入胜,徐徐展开的情节扣人心弦,天马行空的设定令人拍案叫绝,主人公的心理成长历程十分能引起读者共鸣。
 
 
第1章 
  谢书辞坐在门槛上,身后是一间古色古香的屋子。
  桌上放着一个香炉,飘着袅袅白烟。而谢书辞自己,穿着一件浅蓝色长袍,两手托着腮,目光越过爬着不少青苔的屋檐,看向天边形状不一的白云,长长地叹了一声气。
  简单来说,他穿书了。
  就在不久前,身为小破站“中二区”停更半年的UP主,他好不容易良心发现找到一本小说素材准备剪辑,前一刻还在吐槽小说俩主角都不是东西,下一刻就栽在电脑桌上归西了。
  作为一个刚满十八就主动让父母断了生活费的有(er)志(bi)青年,谢书辞觉得自己死得太冤、太亏了。
  不过归根结底,是他连熬了几天夜,心脏骤停猝死的。所以说啊,年轻人,少熬夜。
  在心里感叹完了,谢书辞倒没有多伤感。他跟他父母八百辈子不联系,身边朋友也不多,倒是网上认识了一堆中二青年,动不动就口嗨“停更就穿书”,得嘞,视频停更半年,谢书辞真他妈穿了。
  想到这里,谢书辞又忍不住长吁短叹。
  纵观某绿江霸王榜纯爱前五百,他几乎一本也没落下。人家也穿书,要么穿成主角要么穿成反派,再不济也是有名有姓的npc。谢书辞呢,穿成了个全书出现一次,一次三行字连炮灰都算不上的角色:
  “萧寻有多心狠手辣呢
  年少时流落汴州遭小仙门弟子奚落
  他手起刀落,弟子人头落地。”
  萧寻是书里主角受,“弟子”就是现在的谢书辞。
  这三行字在谢书辞记忆里尤为清楚,他还骂过这个傻叉主角受。
  在书中,主角受和攻一路相爱相杀最终互相欣赏惺惺相惜。
  “惺惺相惜个屁啊!”谢书辞骂道。
  就那主角受、叫萧寻的那个b1,原身不过就奚落他两句,他就把人家给剁了,这得是有多小心眼儿啊!
  而且他将这本书囫囵看了一半,主角受不仅心眼儿小,内心还十分y1n暗,属于别人不小心碰他一下,他要刮你一层肉下来的那种人。
  谢书辞实在不理解,这有什么好惺惺相惜的?萧寻要是放在现代社。会那活脱脱的就是法制咖,真刑,可铐。
  门边路过一个弟子,见他垂头丧气的模样,不由停下脚步。
  谢书辞的长相乖巧阳光,眼睛又大又水灵,皮肤白皙细腻,像女孩子一样,脸上的线条轮廓倒是比较硬朗,所以并不失英气。
  弟子盯着他看了半晌,摇了摇头,安慰道:“师弟,以后多保重。”
  谢书辞一愣,迷茫地看了他一眼。
  隔了片刻,他点了下头,想起来了。
  就在谢书辞穿过来的前一天,原身这个小傻b1给另一个仙门的少主下药,差点把人带床上去了。那少主醒来后怒不可遏,带着同门师兄弟来讨一个公道,两家为这事儿折腾了十来天,最终结果就是穿书后的谢书辞主动提出自愿被逐出师门。
  谢书辞这么做一是不想拖累同门;二是想尽早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毕竟主角攻受相爱相杀那几年,两个人斗得头破血流九州动荡,不少仙门世家受到牵连,而谢书辞只想找个地方苟住自己的小命。
  他只是觉得心慌,担心自己躲不过剧情安排,迟早得被主角受一刀剁了。
  他怂,惜命,死过一回之后格外珍惜自己的小命儿。
  *
  翌日,谢书辞迷迷糊糊就踏上了被逐出师门的路。
  他背着一个小竹篓,牵着一匹名为“仙鹤”的白马,在同门师兄弟的目送下离开了仙门。
  “师弟保重!”
  “我们会替你好好照顾师父和师娘。”
  “师兄,以后没有师父和师娘,你一定要改邪归正,别再……”
  谢书辞扭过头,看着这些相识不过数日的师兄弟,心里淌过一阵暖流,身处异世的他,刚缓过神来就踏上了孑然一身的路,面对这些不舍以及关切的话语,谢书辞鼻子发酸。
  他忍着泪意,冲众人喊道:“弟兄们,等我以后有出息了,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的!等我!”
  此话一出,那些面露不舍的弟子脸色一僵,一个推着一个钻进了院子,像没听见似的,当着谢书辞的面“砰”的一声关上了大门。
  仿佛在无声地说“那你还是别回来了”。
  谢书辞:“……”
  靠!就知道你们是装的,浪费小爷的感情。
  作为一名新时代中二(bushi)少年,谢书辞冷哼一声,根据一般穿书文的尿X1ng来说,他以后肯定会大有一番作为,到时候说不定想看他还看不着呢,等着后悔吧你们!
  谢书辞牵着小马往前走,马背上驮着两大坨行李。谢书辞垂眸看了看,这些都是临行前一晚,同门师兄弟送的,里面有各种奇珍异宝和灵丹妙药。谢书辞又回头看了眼紧闭的大门,他吸了吸鼻子,小声嘟囔道:“算了,我原谅你们了。”
  等他以后出息了,还是得回来看看自己的同门。
  说起来,谢书辞和一般穿书文情况不同,他是身穿。穿过来的第一天就检查了自己的身体,左手手臂上有一道刀疤,腰腹下有一颗朱砂痣,这就是他自己的身体。不过,他只继承了一小部分原身的记忆。
  这世界分为两种人。一种是普通人,无法吸收灵气;另一种是修道之人,可以吸收并修炼灵气。
  大概是能者多劳的原因,这些修道之人经过几千年的大浪淘沙,逐渐生成了各门各派,保护着自己周边的普通百姓。
  而谢书辞所在的小仙门,是汴州西部地区的一个门派,在修真界排不上号的那种。只是修道之人能够吸纳灵气,一万个普通人里面才会出现一两个,所以无论门派大小、修为高低都显得弥足珍贵。
  原身这个小傻b1就仗着自己修道之人的身份在人间为非作歹,得罪了不少百姓和其他门派弟子。但是说起来,原身屁的资质都没有,在同龄的修道之人中他的资质垫底,和普通人相比,他只是能够吸纳、聚合灵气而已。
  大概是因为初生牛犊不怕虎,又抱着对这个世界的好奇,谢书辞没有考虑太多就毅然决然地脱离了小仙门。
  而他也显然没有反应过来,他曾经得罪了那么多人,以前还有小仙门护得住他,以后谁还能护他?
  当然谢小辞现在想不了那么多,他还打算在这个世界大展拳脚呢。
  谢书辞牵着小白马穿梭在一条林间小路,他慢慢悠悠地走着,脑子里盘算着自己下山之后应该干点什么先养活自己。
  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是微乎其微的,原身就那么点记忆,书呢,他看了不到一半,注意力都在主角受身上。要是能当个什么大侠最好不过,但谢书辞有b数,这可不比法。治社。会,他想当大侠,那不就是送菜吗?思来想去,还是做生意合适。
  谢书辞成年后尝试过自己创业,虽然连启动资金都没有,最后兼职做起了自媒体。
  “等着吧!小爷我一定会大展宏图,成为世界第一大富翁!”谢书辞臭屁地朝天喊了一声。
  顺带一提,谢书辞中二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小破站的昵称就叫“谢小爷”,当初没少被粉丝调侃过。
  谢书辞正打算翻身上马,忽然听到林间树叶被利器刺穿的声音,一道飓风从上空掠过,吹得树叶哗哗作响,在安静的林间小路里尤为瘆人。
  同一时间,谢书辞感觉到了一股杀气,并且敏锐地察觉到杀气不是冲着自己来的。他这副身体勉强算是修道之人,感官还是十分灵敏的。
  谢书辞来不及多想,未免惹祸上身,他牵着小白马隐蔽到一边,小白马抬了抬蹄子,似乎也受到了惊吓。但小白马有灵X1ng,并没有发出声音。
  就在这时,一道修长的身影自树梢掠过,身轻如燕地踩着树枝上发出轻微的声音。谢书辞屏住呼吸抬头看去,那是一个白衣少年,身形如修竹一般,挺拔消瘦,看得谢书辞一时间忘记挪开眼睛。
  “卧槽——”谢书辞低低地喊道。
  他以为这种画面只会在电视里看到。
  少年浑身仙气飘飘,白色衣袍被风吹起,高束的墨发凌乱飘舞,谢书辞只看到了半张轮廓分明的侧脸,而这少年仅一个侧影就叫人惊为天人。
  一滴水珠滴落在谢书辞面前的树叶上,是像朱砂一样的红色。谢书辞心中一怔,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抬头一看,果然看到少年左肩的衣服被染得鲜血淋漓,正不断地往下流淌鲜血。
  少年全身雪白,唯独那片红色十分扎眼。
  白衣少年掠过谢书辞头顶,忽地像察觉到了什么,倏然回头,一张稚嫩冷漠的面孔出现在谢书辞视线中。让谢书辞心头一紧的是,少年漆黑的瞳孔像y1n毒的恶兽和谢书辞目光撞到一起,最终锁定在谢书辞脸上,他眼中不无恶意,且蓄势待发,好像下一刻就会露出带毒的獠牙朝他扑来。
(甜梦文:www.tmwk81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