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残疾战神嫁我为妾后》作者:刘狗花(下)

时间:2021-05-28 18:57 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穿书 朝堂之上
的手中,就是因为答应过他,要保护他。 他似乎不再是一个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他只是馋你的身子!!!(破音) 第65章 霍无咎果真很快就回来了。 他单手握着剑,上头还淌着血。他抱着些干燥的枯枝,另一只手上提着一只雪白的兔子,已然没了气息。 他行到江
的手中,就是因为答应过他,要保护他。
  他似乎不再是一个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他只是馋你的身子!!!(破音)
 
 
第65章 
  霍无咎果真很快就回来了。
  他单手握着剑,上头还淌着血。他抱着些干燥的枯枝,另一只手上提着一只雪白的兔子,已然没了气息。
  他行到江随舟身侧的河边,蹲下身去,便在水边利索地剥起皮来。
  他手上拿着的分明是把三尺长的利剑,却半点不嫌碍事,动作利索得很。江随舟坐在旁侧好奇地看,便见他没一会儿便将一只兔子收拾得干干净净,放在了他身边干净的石头上。
  做完这些,他便又收拾起那堆枯枝来。
  江随舟不由得开口道:“你怎么什么都会?”
  霍无咎抬眼看向他,便见江随舟颇为乖巧地坐在旁边的石头上。身上分明穿着利落的箭袖骑装,但根本遮掩不住那副富贵公子特有的气度。这儿荒山野岭的,周围半点人烟都无,他坐在这儿,便像块被掉落在野外的美玉一般。
  那双终日囚在富贵乡中的眼睛,真是看什么都新鲜。
  霍无咎与他不同,他自小就野。阳关荒凉,没什么可玩的地方,他少时跟人出去玩,都是去骑马打猎,捉兔子、射大雁。抓来的动物,他们便就地烤了来吃,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别的可玩了。
  再后来,他连年跟着父亲行军打仗,条件自然比阳关还要艰难。行军途中,向来有什么吃什么,打来的猎物烤来吃,自然再寻常不过了。
  他如今不过杀只兔子的本事,在这位王爷眼里,竟成了“什么都会”了。
  他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两分笑,垂下眼去,拿出火石来以剑一削,便溅起火花来,丢到枯枝堆上,便点燃了。
  看着霍无咎笑,江随舟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
  说起来,还是自己这个j1都没杀过的现代人没见识。
  霍无咎将剥干净的兔子串好了,便架去了火上。片刻之后,便有肉香味弥漫开来,兔肉的油脂被火烤了出来,在表皮上发出了吱吱的声响。
  江随舟的目光不由得从架上的肉上,转到了霍无咎的脸上。
  这会儿日头正好,亮堂堂地照在霍无咎身上。今日之前,江随舟没见过霍无咎站起身的样子,更没见过他这般随意又潇洒地席地而坐的模样。
  他当真好看极了,此时的模样,像是甩开了压在身上的重枷,重新焕发出属于他的光芒了一般。
  这才是霍无咎本该有的样子。
  没一会儿,他的目光就被霍无咎察觉到了。
  他抬眼看向他,道:“怎么了?”
  江随舟慌忙错开了目光。
  “没什么。”他有点心虚,匆匆随口找了个借口。“就是在想,你今日之后,是不是还要装作腿没好的样子?”
  霍无咎嗯了一声。
  “在做好准备动手之前,不能让他们察觉。”他说。
  江随舟点了点头。
  “那你而今,可有什么想法?”他问道。
  霍无咎沉吟片刻。
  “你可知娄钺?”他问道。
  江随舟当然知道。
  南景难得的名将,曾是霍老侯爷的至交好友。
  但是当年,景幽帝意在铲除霍家,霍家才起兵造反,自此从景朝的名将世家变成了推翻旧朝的反贼。而娄钺因着与此事无关,当时又南下清扫倭寇,远在千里之外,故而留在了南景。
  景幽帝和景后主二人都知他与霍老侯爷的交情,因此不敢用他。一直到史书之中,霍无咎挥师南下到了临安,后主都没有让娄钺上战场。
  城破的前三日,后主没收了娄钺所有的兵权,将他处死了。
  自然,拿到娄钺手下所有士卒的后主仍没有抵挡住霍无咎的攻势,而杀娄钺,也是因为对他不放心,怕他里通外敌。
  想到这儿,江随舟顿了顿。
  他知道,娄钺有个独生女儿,名叫娄婉君。南景灭亡之后,霍无咎将她救下,收留了她。
  此后他便一直将娄婉君带在身侧,即便他回到阳关镇守,也一直如此。
  关于他二人的关系,史书上的蛛丝马迹很多。娄钺与霍老侯爷年轻时便常走动,自家的孩子也有口头上的婚约,霍无咎与娄婉君二人,也算自幼相识的青梅竹马。
  娄婉君早年丧母,一直跟在父亲身侧,耳濡目染,也算是个难得一见的将才。
  不过娄钺为人保守,从不肯让她上战场,更没让她带过兵。是在娄婉君跟随霍无咎之后,才有了上战场的机会,自此在青史上留下了姓名。
  他们二人虽说没有成婚,但无论正史野史,都默认了娄婉君是霍无咎的红颜知己,更遑论娄婉君曾育有一子,生父不详,但随了霍无咎的姓。
  这些,都是江随舟最清楚不过的事了。与此相关的论文,他都看过不下五篇。
  但是不知怎的,这会儿想来,他心中竟莫名生出了几分难言的感觉。
  他说不上是什么感觉,总归不大舒服。
  他一时出神,直到听见霍无咎的声音,才回过神来。
  “怎么了?”他听见霍无咎问道。
  江随舟忙笑了笑,不过不知怎的,嘴角有些沉,笑得也很勉强:“自然是知道的。”
  霍无咎面露疑惑:“你们二人有过节?”
  江随舟摇了摇头:“没有。”
  霍无咎皱眉看了看他,又抬眼看了看天:“脸色这么难看,中暑了?”
  江随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脸色不好看,甚至并没觉察到。他只是忽然觉得不大舒服,许是顾长筠给的药效还没过,时而还会发作。
  他道:“没什么,你接着说。”
  霍无咎看了他几眼,接着道:“也没什么可说的,不过是我早年y1n差阳错救过他一命,这会儿打算挟恩求报。”
(甜梦文:www.tmwk81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