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无限重生 作者:银色徽章

时间:2021-04-23 23:11 标签:
无限重生 作者:银色徽章 死刑,立即执行! 空旷的地方像是一间仓库。 刺目的白炽灯。 巨大的钢铁牢笼被焊接在地上。 金属栏杆上流窜着电流,发出吱吱的响声。 笼子中央是一张全金属的椅子。 一个男人被牢牢固定在椅子上,除去眼睛还可以转动,全身上下再没
 
  无限重生
  作者:银色徽章
 
  死刑,立即执行!
 
  空旷的地方像是一间仓库。
  刺目的白炽灯。
  巨大的钢铁牢笼被焊接在地上。
  金属栏杆上流窜着电流,发出吱吱的响声。
  笼子中央是一张全金属的椅子。
  一个男人被牢牢固定在椅子上,除去眼睛还可以转动,全身上下再没有一处地方可以移动分毫。两道银白色巴掌宽的金属箍固定着他的额头和下巴,上面隐约刻着一长串数字。看不清男人的容貌,只能判断出他的年龄不大,身材略有些削瘦,手指纤长有力。
  突然,金属笼子上的电流闪了闪停了下来。空荡荡的室内连唯一的声音都止住了,一时间静得瘆人。铁门开启的声音,一轻一重的脚步声渐渐靠近,终于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来到了笼子边上。
  他从怀中掏出一张磁卡插|进全自动锁里。电子问询声持续了许久,磁卡应该只是第一道工序,尔后还需要对指纹、虹膜和声音进行识别。
  “我早说这里需要一把椅子。”中年人有些懊恼地说。他走到椅子上的男人面前,从公文包里抽出一个文件夹挥了挥:“赵先生,对你的判决书已经下来了。”透明封面的文件夹里只有一页纸。
  中年人微笑着弹了弹手上的纸:“是死刑。立即执行。”
  男人用嘲笑的目光看向对方,似乎一点都不意外这个判决,反而对等了足足两星期才等到这页纸有些不耐烦。
  中年人咽了口唾沫,从随身带来的手提箱里取出一个注射器熟练地装入明黄色的液体。
  “赵先生,你应该不信宗教吧?”中年人用碘酒在男人手臂上消毒,“不过信也没用,我们这里没有神职人员。你知道的,在这里我们只信仰一个人。”
  针刺入皮下的感觉异常清晰,伴随着一股冰凉的液体进入体内。
  可怕的黑暗……
  【哔——】【哔——】【哔——】
  解飞猛地睁开眼睛,随手按掉尖啸着的闹钟。感觉到胸口有些沉重,他无奈地把那只趴在他身上的白底黑纹猫拎起放到一旁。“喵——”猫咪有些不满地叫了一声,轻盈地跳下床从门下的猫洞走出了房间。
  虽然都说被重物压住胸口会做噩梦,但是解飞却知道他的梦和他的宠物阿黄无关。
  他按了按额头回忆梦中的情景,今天是……四号吗?从床头的抽屉里拿出一本日记簿,解飞翻到其中一页,在今天的日期下写了一个略有些扭曲的数字4。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几乎天天都梦到死亡。准确的说是五个人的死亡,五个不同的人因为不同的原因死在不同的地方。死亡情景不断在梦境中回放,他对这五个人的由来毫不知晓,却唯独对那五段场景历历在目。为此他特意将这些人编了号,从1到5。那些人的出现并不规律,似乎四号出现的概率高些,而五号他只见过一次,他甚至都没来得及看明白那人是怎么死的。
  今天四号再次造访了解飞的梦境。这个人给他的感觉既冰冷又危险,就像是一条随时随地可能伸出獠牙的毒蛇!解飞在心里补充。
  死刑早在多年前就被废止了,据说除了一些特殊机构可以拿到死刑的许可,长达512年的监禁就是现在的最高刑罚了。然而这个男人竟然被破例执行了死刑,他的危险程度可见一斑。
  到底是什么让自己产生了关于他的臆想呢?解飞不禁疑惑。
  虽然家里没有精神病史,但是大学毕业后好容易找到一份专业完全不对口的工作,每天累得像狗,到头来职业发展的前景却十分渺茫。如此巨大的精神压力,大概足以令一个25岁的单身男人产生一些奇怪的臆想了吧?
  更可怕的是,在他的梦境里,尽管这些人各不相同,他每一次却是代入了他们的身体,好像附体一般陪伴着他们走向死亡。也就是说,在每一个死亡场景里死的那个其实都是他解飞!
  各种痛苦的感觉是如此清晰,让他在醒来之后还能感受到皮肤上的撕裂和灼伤。活着体会粉身碎骨的滋味那绝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不知道这样发展下去会不会迫使自己自杀呢?
  解飞摇摇头,决定今天不再多想关于噩梦的问题。他既不想去找昂贵而毫无用处的心理医生,也不想在让噩梦成为更大的压力来源,毕竟现在及时赶到公司拿到全勤奖才更重要吧?
  胡乱套上西装,解飞先去厕所梳洗了一番,然后开始做两人份的早餐。为了节省时间,他早就练就了一身即使穿着西装煎蛋也不会被油溅到的本事。七分钟后,楼上的房门按时开了,有些睡眼朦胧的男孩走下楼梯,叫了声哥就坐上了餐台。
  这是解飞的表弟解悠然,今年高三。因为之前和宿舍的室友闹了些矛盾,他那颇为有钱的老爸,也就是解飞的姑父就让他索性搬出来住。一出手买下一套复式的公寓,姑父大人这才想起儿子从小十指不沾阳春水,恐怕连开洗衣机也是不会的。于是他决定搬出解飞当救兵,包吃包住只要负责照顾表弟的日常起居和三餐,公寓距离公司还只有十分钟的步行路程,这样的条件让父母都不在本市的解飞毫无抵抗力。
  好在公寓的卫生间浴室都有两套,两人合住近两百平的房子一点也不觉得拥挤。因为楼下有开放式的厨房,卧室就有些小,解飞和表弟商量了一下,搬进了楼下的客房。
  在表弟逃课的时候帮他在姑父面前打掩护,在他复习到深夜的时候加一顿夜宵,偶尔去隔着两条街的学校里为他送落下的书本,这日子对解飞来说比他之前挤六个人的合租房舒服多了。
  “我走了。”解飞把空盘子放进水池,从椅子上抓起电脑包就冲向了门口。
  “哥,我晚上想吃鱼。”背后传来表弟懒懒的声音。
  “好。”解飞一边答应,一边把脚套进皮鞋里。
  天气十分晴朗,解飞却没有闲暇欣赏春日的美景,匆匆下了地铁。
  到公司的时候解飞觉得气氛有些诡异,等他打开公司的邮箱查了一下邮件才恍然大悟。和所有干销售的一样,解飞公司的销售部也有规定指标和奖惩措施。达不成指标的就只能靠微薄的基本工资过日子,完成指标会有一定的奖励,超额的部分还可以按比例拿分红。公司每个月还会给业绩最好或是有特殊贡献的员工一份双薪作为奖励。
(甜梦文:www.tmwk81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