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架空 >

《皇上,莫急》作者:风过山林

时间:2021-06-30 13:53 标签: 虐恋 架空 古代 宫廷 权谋
每日更新最新耽美小说尽在 www.tmw818.com---每日准时更新最新耽美文!甜梦文库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皇上,莫急》作者:风过山林 文案 宫廷 古代 架空 虐恋 权谋 北疆王谋逆被赐死,所有人都等着小世子苏卿白被
每日更新最新耽美小说尽在  www.tmw818.com---每日准时更新最新耽美文!甜梦文库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皇上,莫急》作者:风过山林
  文案
  宫廷 古代 架空 虐恋 权谋
  北疆王谋逆被赐死,所有人都等着小世子苏卿白被千刀万剐,可皇上把小世子接进宫,要黄金给黄金,要珠宝给珠宝,还整天跟在后面叫:皇后,皇后,你理理朕……
  小世子善轻功、通鸟语,一人之力杀了半座城的活死人,蓝袍染成血衣。在外头叱咤风云,在天子床上却成了一介弱受。
  苏卿白曰:弱受能反攻?
  齐晏曰:不能!
  苏卿白又曰:试试?
  齐晏:腰不痛啦。
  齐晏(攻)X苏卿白(受)
  副cp 陆蝉X林桑
  陆蝉是大内第一高手,功夫一流。一场激烈的“打斗”后,林桑从床上爬起,仰脸,十分不屑:功夫一流?以后换老子做攻……
 
 
第1章 我想看星星
  正月十四日,为皇都河灯节,西川河燃起万支水灯,一眼望去,流光滔滔,溢彩涓涓。
  皇都的人携老带幼纷纷赶往西川河畔,人人都想祈求河神的庇佑。永德街突然响起一阵孩子的哭声,酒肆伙计抱着酒坛子探出头瞧。见是一个孩子撞上一个大人,大人仰头倒在了地上,吓得孩子哇哇啼哭。
  不多时,摔倒的人被扶起,他拍了拍紫貂裘上的尘土,看着眼前的孩子揉了揉自己的太阳xUe,脑仁十分疼,分明被撞的是自己,为何这个孩子要哭得如此凄惨?此时,一个妇女惊慌跑来,连连道歉,抱起孩童转身便跑。
  “那人是谁?身体如此孱弱,竟被一个孩子撞到在地。”酒肆里一人悄声问道。
  “你肯定是外乡人,皇都人人都知道他叫苏卿白,是京城最大染布坊的坊主。他织染出的布色彩艳丽且牢固,一大部分都供应皇宫。”
  “哦,苏卿白,我也知道,听说他跟当今圣上关系匪浅,先前他进宫去皇上的御花园转了一圈,看上一座琉璃假山,第二日皇上便命人把山拆了送给他,也不知道真假。”一人压低了声音说道。
  又一人接话说道: “还有还有,全皇都只有苏卿白的府邸最富丽堂皇,奢华程度狠狠盖过满朝文官武官。”他望了望四周继续低声说道,“都快赶上半个皇宫了,先前有文官写过折子参苏卿白大逆不道,皇上看过后还罚了那个文官一个月的俸禄。”
  “啧啧啧……”说话的几个人露出十分艳羡的神情。
  永德街每家商铺门口都挂着红灯笼,幽幽晃晃,一派喜气祥和。苏卿白站在永德街中央,一片雪花落到他的鼻尖,他仰首望了望天空,继而指了指金满堂酒楼的屋顶,说道:“我要去那里。”
  身旁的林桑听罢,立刻提起苏卿白,脚一点,如燕般落到金满堂的屋顶。林桑是苏卿白的侍从,武功高深莫测,跟苏卿白一样,都是北疆人,北疆人善轻功,通鸟语。
  酒楼顶上视野开阔,远处河灯璀璨飘摇,阑阑珊珊,如梦如画。林桑用手肘碰了碰一旁的苏卿白,说道:“宫里陆蝉递来消息说皇上也会出宫看河灯,那密密麻麻的人,你找得到皇上吗?”
  “我又不是看他的。”苏卿白闲闲地答道。
  “难道你要看河灯?每年让你出来看,你都不看。”
  “我看星星。”
  “……”
  林桑抬头望了望雾雾茫茫丝毫没有半点星光的天空,又拂去身上薄薄的细雪,刚想叹口气,只见苏卿白往后一仰,倒了下去。
  林桑神情一变,刚想飞身过去拉时,只见半空中一个身影闪了过来,快速接住滚落下来的苏卿白,那人稳稳落地。
  林桑定了定神,见眼前这个人,丰神俊朗,穿着一身华贵锦服,立刻跪下来,恭敬地喊道:“皇上……”
  齐晏看了怀中人一眼,蹙眉低声道:“故意的?”
 
 
第2章 吃里扒外的鸟
  苏府。暖阁内。
  齐晏将昏睡的人放到象牙榻上,解了他身上的紫貂裘,俯身凑到他的鼻尖,说道:“装了一路,还装?”
  榻上的人紧闭双眼,长长的睫毛落下一片y1n影,因常年生病,皮肤异常薄透白皙。此时呼吸细细,像是还在昏睡的样子。
  “再不醒来,今晚让你侍寝。”齐晏闷闷地威胁道。
  屋内寂静,没人回答他。
  齐晏动手解去苏卿白衣领上的扣子,却在他脖颈处看见许多红疹子。他神色稍变,又解去了一些扣子,见他脖颈连着肩膀都起了一片片的红疹子。 他皱眉喊道:“林桑。”
  林桑立刻从外头进来,跪倒在地。
  “他可是又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林桑顿了顿,说道:“枣肉酸桃糕。公子一早出去排了一个时辰的队才买来,多吃了两块,我劝不住。”
  齐晏眉头皱得更深了,“罢了罢了,叫陆蝉进来。”
  一个约莫三十岁出头的男子捧着几个小瓶子进来了,后头还跟着端热水的林桑。他们两人十分识趣地把东西放下后就退出去了。
  屋内烛影晃晃,暗香浮动,一旁桌子上还放着齐晏带过来的冰雕宫灯。
  齐晏替苏卿白解了外袍,只剩一件白色薄衫,他刚想把药抹到苏卿白脖子上时,忽觉手腕一紧,苏卿白重重一拉,齐晏跌到了榻上,苏卿白一个翻身,站到地上,他有些不高兴地说道:“皇上仗着自己是天子,就随便解别人的衣服。”
  说话间,从窗户外飞进一只鸟,通身红色,羽毛像带着火,落到苏卿白的头上。
(甜梦文:www.tmwk81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