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架空 >

质子为妃 作者:若无华(上)

时间:2022-10-09 13:31 标签:
简介: 十年前,轩辕澈在西黎王宫里救下了差点被溺死的小皇子,并赠了一半明月玦为信物。 同年除夕,小皇子死在了冷宫里,他的死未曾在西黎王宫掀起一丝波澜。千里之外却有人放下古琴,拿起利剑,褪下宽袍,披上戎装,只为有朝一r.为他翻覆乾坤。 白云苍狗,
  简介:
  十年前,轩辕澈在西黎王宫里救下了差点被溺死的小皇子,并赠了一半明月玦为信物。
  同年除夕,小皇子死在了冷宫里,他的死未曾在西黎王宫掀起一丝波澜。千里之外却有人放下古琴,拿起利剑,褪下宽袍,披上戎装,只为有朝一r.ì为他翻覆乾坤。
  白云苍狗,物是人非。乱世天下依旧,昔r.ì文雅少年却已成了是肩负京畿安危的肃王。星夜赶赴边境劫下了西黎太子,原本是想带回来狠狠虐杀泄愤,不料终是被他乱了心,对他动了情。
  恰此时,另一半明月玦却突然现世,朱砂痣与明月光轩辕澈又该如何抉择呢?
  明月为玦,相思千里。往事已成追忆,此生惟愿执子之手,共话巴山夜雨。
  睿智霸气王爷攻x善良纯情美人受
 
 
第1章 劫杀
  夏末秋初,塞北的风肆意扬起沙尘,打在人脸上生疼生疼的。
  轩辕澈微微垂下眼眸,目光锁定不远处正缓缓驶来的车队。他缓缓抬起了右手,同时左手扣上剑鞘,拇指将剑柄推出两寸。他身后的数十亲卫各自握紧了自己的武器,只等他一声令下。
  此处是一峡谷,风格外大些,车队中央那驾华丽马车的帘子被吹了起来。其中所坐之人似乎预感到了危险,抬头望去只见崖壁上一道金光闪过,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然而还未等他开口示警,崖壁上的人已经顺着飞索而下,径直冲杀过来。
  为首的轩辕澈头戴银鬼面具,方才那道金光便是面具反s_h_è夕yá-ng所产生的。
  说时迟那时快,千悦抽出自己的佩剑飞身而出迎了上去。只听得铮然一声千悦和轩辕澈二人的剑便撞在了一起,只一击两道身影便立刻拉开了距离。
  此一击不过是为试探罢了。
  两人都带着面具,相对而立只能看见对方的眼睛。千悦望着那双锐利眼眸紧紧抿唇,那人太强了,仅仅只是接了对方试探x_ing的一招他就觉得虎口被震麻了。
  千悦没能察觉轩辕澈的情绪,但他眼眸中的惊诧却被轩辕澈准确无误地捕捉到了。他比他想象地更强,而且强了不只一点点。
  不管对手多么强,千悦没有退路。
  不论猎物多么强,轩辕澈志在必得。
  攻胜于防,这是千悦的信条。此时此刻,率先出击他才有可能赢。他动了,像是一阵风,风中携着冷冽剑光。
  轩辕澈提剑迎上,用足了十成内力。
  刀光剑影j_iao错之时风大了些,将人的衣摆吹得猎猎作响。轩辕澈的亲卫已经快将这一行车队的随从、护卫杀尽了,血染红了黄泥沙地,也把风熏成了血腥味。
  衣摆被风扬起,直朝脸飞来,千悦同时下意识地闭眼,扬手想挥开它,轩辕澈却趁着这一瞬间将千悦手中的剑击飞。那柄剑在半空中断成了两截,落下时入土三寸。
  千悦再次睁眼时,轩辕澈的剑已经横在他肩上了,贴着他脖颈,透着致命的气息。
  剑尖微动,千悦以为自己要死在这里了,不料却是被挑开了面具。他的脸已经十数年未曾展露人前了,一时间竟也忘了遮挡,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连忙伸手去挡,斥道:“别看我的脸。”
  “哼!”轩辕澈冷哼了一声便别过脸去环视四周,整个车队近千人都被解决干净了,一剑封喉,甚是干净利索。
  黑衣蒙面的亲卫纷纷聚拢过来,对着轩辕澈单膝跪地,抱拳行礼道:“主上,已全部诛杀。”
  轩辕澈微微颔首,其中一人便朝着山谷上方发s_h_è了信号弹。只见一抹亮丽赤红窜天而起,谷内顿时涌入数百人,各个凶神恶煞,见这一地狼藉无一不惊。他们是盘踞在附近山上的土匪,人们都说他们凶狠残暴,可是同这几十人比起来他们觉得自己的凶名实在是不值一提。
  “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轩辕澈对着为首的魁梧大汉如是说道。
  大汉当惯了山大王,平r.ì里只有别人冲他行礼的份,此时他却对轩辕澈抱拳道:“多谢壮士!”
  “不谢,各取所需罢了。”土匪想要金银财宝和刀剑铠甲,而他则需要有人替他背下劫杀西黎车队的罪名。这是一场j_iao易,出发点是利益,何谈谢与不谢呢?
  口哨吹响,一匹黑马似是踏雪而来,冲开人群径直来到了轩辕澈面前。
  轩辕澈将千悦扔上马,自己也翻身而上,正准备驾马离去时又回头打量人群中的某处,那儿有三个人扛着个麻袋,是事先准备好的尸体。
  他目光深沉,一语不发,似是在思索什么。
  忽然,他将千悦翻过身来,他想从他身上翻找出令牌印鉴一类能证明身份的东西,这样到时候西黎国的人找来才好确信他们的太子已经死了呢。
  千悦想阻止他,可是方才一战已经让他受了内伤,此刻抬手都觉得困难,索x_ing放弃挣扎。
  结果,轩辕澈失望了,他只摸索出来一只发簪,做工不甚佳,还是银的。
  “还给我!”千悦说着便起身挣扎着去夺。方才的对战中他就已经受了内伤,此时一心急只觉得气血上涌,直接吐了口血出来。
  轩辕澈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又仔细看了看这只发簪,觉得没什么特别之处。
  他作势要扔出去,千悦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手,他够不到他的手,只能虚弱地喘着气拉住他的衣摆,艰难请求到:“别扔……求求你。”
  眼见着轩辕澈不为所动,他急得不知所措。轩辕澈没把簪子扔出去,也没把手放下来,千悦就这样一直拉着他的衣摆看着他。
  轩辕澈最终还是没扔了那只簪子,只是蹙着眉把它收进了衣袖的暗袋里头,千悦见好就收,放开他的衣摆安静趴在马背上。马鞭扬起又落下,似雪的马蹄飞踏离去,余下在场的众人这才开始动手做自己该做的事。
  除却运尸体的那三人,其余匪徒都打了j-i血似的开始搜刮金银财宝,黑衣亲卫则把油倒在四周,一刻钟之后他们就会点燃引线,届时大火会吞噬掉一切痕迹。
(甜梦文:www.tmwk81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