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无限流派 >

傲慢沦陷 作者:塔塔米

时间:2022-08-26 10:14 标签:
简介: 高塔小镇的白山茶火一般热烈地盛开,而秋野为什么总是屡战屡败。y-ng光懒洋洋地洒向这一座不属于他的小镇,温柔的风从一座不知名的山间吹来。 本来意气风发的少年管云舒在热闹的酒馆里欢谈畅饮,准备邀功领赏;本来不知所措的的旅人秋野在旅店被人异
 简介:
  高塔小镇的白山茶火一般热烈地盛开,而秋野为什么总是屡战屡败。yá-ng光懒洋洋地洒向这一座不属于他的小镇,温柔的风从一座不知名的山间吹来。
  本来意气风发的少年管云舒在热闹的酒馆里欢谈畅饮,准备邀功领赏;本来不知所措的的旅人秋野在旅店被人异样打量,准备流落街头。
  少年却伸出手,给了秋野一个虚空的怀抱。
  未来里本该毫无j_iao集的两个人,在醇厚的酒香里,在古老的橡木门前,又一次相遇了。
  ——————————————
  腹黑美强惨少年攻×落魄要强美人受
  注:攻早期是温柔体贴的年下大狗狗,但后期会很变态。
  开新卷啦~
  光风霁月仙家主角攻×心狠手辣糊涂魔尊受
 
 
第1卷 ·落r.ì温暖 
 
 
第1章 别走
  好冷,好冷。
  醒来的时候,秋野身上传来一阵阵的刺痛。现在自己整个人正虚脱地躺在C_ào地上,浑身没有一点力气。
  黑暗的那边有人刀剑相向,金属清脆的碰撞声令人窒息。
  “……这又是什么鬼地方。”
  空气中弥漫着厚重的血锈味,这气味太过浓烈,一个劲儿刺激他的神经。
  “……”
  他们家祖传的传送法术也太不靠谱了,没一次能够做到百分百安全降落。老祖宗是怎么把家族延续到他这一代的,说实话,他想不出任何可能的理由。
  刚才的传送法术几乎完全透支了他的体力,秋野感到心力j_iao瘁。
  这么看来,这次的副作用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
  撕心裂肺的刺痛还在继续,引起散不去的躁热,疼得他快要哭出来。一股酸涩的苦楚从胸口闷闷地往上涌。
  止痛剂,止痛剂……没想到在这个关头,他就是翻遍了口袋也没能找到,脑袋仿佛轰的一下炸开,泛白的指节微微颤抖。
  “用光了,要命。”
  秋野忍着剧痛闷哼一声,强撑着有些瘦弱的身子歪歪斜斜地站起来,想要逃离这个危险的地方,却差点一个踉跄摔过去。
  他猜想自己现在的脸色一定十分难看,鬼见了都得敬他三分。
  太弱了,关键时刻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秋野在心里狠狠骂了自己一遍又一遍,骨子里的傲气被磨去了大半。
  他没走几步,却几乎又要昏死过去。
  他可是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
  半昏半醒之中,尝到一小口温热微苦的液体。
  昏昏沉沉的火光之中,有人用术法调整他的气息。那人一直在说着什么话,奈何秋野现在连回应的力气都没有,只是象征x_ing地点点头。
  那人身材修长,穿着术士模样的衣服,秀气的脸上带着几分刚毅。贴身的配饰带着淡淡的C_ào木香夹杂着薄荷,有安神的效果。
  秋野从来没有闻到过这么好闻的味道,嘴角弯弯勾起,又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梦里他正在刚下过雪的森林里,喂他心爱的小白鸽。小白鸽的声音很软,身上沾染了青C_ào和露水混合而成的香气,让人心驰神往。
  秋野不再满足,想要更多,更近一步凑上去嗅。对这种气息的贪恋肆无忌惮地弥漫开来。
  他的鼻尖碰到小白鸽的时候,小白鸽出于本能向后退了退,同他拉开一段距离。
  哼,有点不快。
  于是趁小白鸽不注意,他一下捧住小白鸽的身体,把脸蹭进它的羽毛里。这里的气味最好闻,淡淡的清香竟有些危险的蛊惑。
  秋野完全放松了警惕,细细碎碎的发丝贴着那人的脖颈蹭来蹭去。
  那人也不知该怎么脱身,借着木柴生起的火光,有些无奈地打量着这个脸上发烫的男子。
  秋野眉清目秀,紧锁的眉头也渐渐放松,面色柔和。一身风袍白衣,细细的腰间挂了个奇怪图案的香囊,散开幽幽的海盐味。
  这种装扮在那人看来真是稀奇,一眼看过去陌生极了,仔细端详却有种莫名的亲切。
  那人顿了许久,试图将他唤醒,才轻声道:“这位先生?醒醒。”
  “……别走。”
  秋野喃喃道,倒不像是对他说的。那人笑吟吟的,见他睡得死死,也就不再说话。
  【作话】
  刀子比较少,放心食用~
 
 
第2章 清醒
  秋野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疼痛感经过治疗基本消失了,身边淡淡的C_ào木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他有些惆怅,毕竟救自己一命的人,他竟没来得及好好道谢。他从来不是个没规矩的人。
  不过现在自己,像是正坐在一个法阵里?
  周围的符纸分布在六角,飘在半空,小小的蓝色火焰不断随着微风跳动。地上是一道他熟悉不过的法阵——
  这种基础的六边形法阵图,他画过数百次。
  不过这些符纸上的图案,他怎么从来没见过?
  这个术士的符画,刚劲清秀,俊秀之中又有藕断丝连之势,实在是过于独特,可又不像是名家的手笔。
  在阵中收回符纸,按习惯叠好放进口袋里,以便改r.ì研究。
  一阵冰凉的触感从指尖传递过来。唔,口袋里似乎多了什么个东西?掏出一看,竟是一小瓶玻璃药剂,上面紧紧贴了张纸条。
  可惜,那只是张空白的纸,主人淡淡的气息似乎还未散去。
  忽地一下,秋野心一揪。一想到母亲备给他的罗盘已经在上次旅途中丢了,他温和的x_ing子也开始变得暴躁。
(甜梦文:www.tmwk81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