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千里江陵 作者:秦小羊(下)

时间:2022-10-09 13:32 标签: 甜文 破镜重圆 情有独钟 竞技
第50章 【二合一】养废你是我的心愿。 大包房里静悄悄的, 水晶灯的光芒无声璀璨。 镜墙像一位睿智的长者,将空气中涌动的炙热情意尽收眼底,但笑不语。 过了好久好久。 盛千陵逐渐从迷梦中清醒, 慢慢站起身, 轻轻揉了一下江里后脑的发,说:付郁的板短很
 
第50章 【二合一】养废你是我的心愿。
  大包房里静悄悄的, 水晶灯的光芒无声璀璨。
  镜墙像一位睿智的长者,将空气中涌动的炙热情意尽收眼底,但笑不语。
  过了好久好久。
  盛千陵逐渐从迷梦中清醒, 慢慢站起身, 轻轻揉了一下江里后脑的发,说:“付郁的板短很明显,需要你自己发现。”
  江里一愣, 反问:“会不会来不及?”
  盛千陵摇摇头, 呼吸已然缓和下来,眼皮垂落,平声静气道:“不会。”
  在打球方面,江里无条件信任盛千陵。
  听他这么说了,便不再追问,而是又笑起来,回到刚才那个好似已经揭过的话题,问:“陵哥,舒服么。”
  盛千陵:“……”
  说实话,很舒服。
  十八年来, 从没这样舒服过。仿佛鹰击长空、鱼翔浅底,又似云端跳伞、深海逐浪。
  每一次呼吸都甜腻,每一处毛孔都熨帖。
  他第一次体验到了这样的人间极乐,在欲望里遗忘自我尽情翻腾。以至于在最后临近尾声的时候, 竟有些眷念不舍意犹未尽。
  可他说不出口。
  冷静下来的他, 没有办法同江里讨论这种难以启齿的隐秘情绪, 不能像江里一样, 把直来直去的S_āo话都挂在嘴边, 只好轻抬眼睫, 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不过,得了江里的好处,不给一点回赠仿佛太不近人情。
  盛千陵近近地注视着江里,微叹一口气,转移话题道:“来吧,让你一局。”
  江里听了,自然知道他师父是害羞了。
  他随意地一扬头,额前刘海跟着轻轻挥动,眼睛里星光涌动,透着说不出的乖张和雅痞。
  他佯装乖巧:“好。”
  盛千陵的神级防守几乎无人能破,尤其做后斯诺克球的j.īng_巧度更是让职业选手都望尘莫及。
  他能想到的让一让江里,无非就是杆杆进攻,不做防守。
  江里依然保留了自己超强的进球准度,在防守方面也尽得盛千陵真传,虽然难以逾越他师父,在用在对杆中早已绰绰有余。
  这一局打得有些胶着,两人一人强攻,一人连攻带防,像拉锯似的,来回给对方出难题。
  半小时以后,这局以88比84结束。江里抢下了最后一颗七分球,以微弱的优势战胜了盛千陵。
  自此,被狂虐五局的沮丧才稍微被平息。
  到了六七点,盛千陵和江里一起出去吃晚饭。
  天气太热,他们不愿意出时光台球,还是点了外卖。
  两个人坐在中间休息区的小圆桌吃饭,潘登正好从这边路过。
  潘登忙得脚不沾地,不是统筹会员比赛,就是接替裁判计分,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盛千陵叫住他,递给他一杯冰绿豆沙,又用塑料袋装了几只生煎包塞到他手上。
  潘登正是饿得肚子咕咕叫,恰好第四轮比赛的选手已经上场,他有几分钟的歇息时间,干脆往盛千陵身边一坐,大口嚼起包子来。
  这时,盛千陵故意问:“舅舅,今天那个年纪很小的选手,叫付郁的,你认识么。”
  潘登吞下包子,猛吸一口绿豆沙,说:“啊,你说小付,他是段光荣的徒弟啊,我也没想到他会来参加比赛。”
  潘登吃东西很快,两三分钟就吃完了包子喝完了绿豆沙。
  他把塑料袋往旁边的小垃圾桶一扔,从牛仔裤口袋摸出一只槟榔,拆开袋子后塞进嘴里,又步履如风地回到赛台那边控场去了。
  等他走了,江里才问:“陵哥,段光荣是谁?”
  盛千陵细嚼慢咽,将嘴里的食物吞下去后,才慢慢说:“是早些年的一个职业选手,已经退了很多年,他是正儿八经科班出身,但只要一比赛,就克服不了心理障碍,容易丢球,打比赛从来没有出过线,没几年就退了。”
  江里琢磨了一下,接口说:“所以他徒弟才十二三岁,就出来打比赛磨练心态吗?”
  盛千陵也想不到其它解释,点点头。
  因为有「前职业选手段光荣」这个身份的加持,江里对小将付郁又多了几分忧憷。
  不过,幸运的是,在接下来的64进32、32进16,以及16进8的比赛中,江里都没有碰上付郁。
  他碰上的对手,基本都是没有接受过正规训练的业余球手,用不了三两杆,就能将自己的缺点暴露无余。
  江里天资卓越,起点本来就高,又有盛千陵这几个月来有针对x_ing的训练,水平早已今非昔比。
  对阵起这些业余选手时,强劲如风,势如破竹。
  一晃就到了7月13r.ì。
  比赛已经进行到了8进4的激烈角逐中。
  江里站在时光台球门口的晋级表前,抬头看着自己的名字一路上升,已经位列8强席位中的第3个,心里既兴奋又紧张。
  他离前三甲已经近在咫尺,稍微努力一下,就能够得上盛千陵说的甜蜜约会,也能拿到不菲的奖金。
  可是,就在他名字左边的格子里,赫然写着「付郁」二字。
  意思是,只要付郁进了前四强,那么下一场半决赛里,江里最终将会和付郁正面碰上。
  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担心吗。”
  江里偏过头,看到盛千陵也要认真盯着那张赛程晋级表,心头一暖,答:“有点,但还好。”
  已经到临考阶段了,江里还没有想到对付付郁的办法。可盛千陵也不急,说明他与付郁的球技相差得并不大。
  至于付郁的短板是什么,等到明天的半决赛里,再细细研究也不迟。
  当天,江里8进4的比赛打得十分嚣张。
  他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长期驻店赌球的洪叔。
  两人一上场,面对面这么站着,都先笑出了声。
(甜梦文:www.tmwk81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