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神魂颠倒 作者:伯爵乌龙茶(上)

时间:2022-10-09 13:38 标签:
傲娇毒舌王爷攻X天然直球神魂师受 谢止礿作为大梁国师的亲传弟子,亲自教人招魂引魂之法,却被人当成骗子并要将他乱棍打出。 宋弇一刀将门外邪祟斩杀,却撞见昔r.同门谢止礿。 时过境迁,二人如今地位悬殊,一个王爷,一个钦犯。 谢止礿佯装不熟,不料却被宋
 傲娇毒舌王爷攻X天然直球神魂师受
  谢止礿作为大梁国师的亲传弟子,亲自教人招魂引魂之法,却被人当成骗子并要将他乱棍打出。
  宋弇一刀将门外邪祟斩杀,却撞见昔r.ì同门谢止礿。
  时过境迁,二人如今地位悬殊,一个王爷,一个钦犯。
  谢止礿佯装不熟,不料却被宋弇当场拆台。
  “不熟?好一个不熟,确实不熟。不过是总角之j_iao外加肌肤之亲,结过发捅过刀罢了。”
  “……”
  谢止礿拔腿就跑,宋弇却将其引魂剑扣住,并要出五十万两白银的天价。
  没这引魂剑,师父的魂魄可没法集齐。
  谢止礿:“你先租借我吧。”
  宋弇冷笑:“你每r.ì付我几钱?”
  谢止礿抄起引魂剑:“每r.ì一两。”
  宋弇大怒:“一两呢?”随即脸颊被人一亲。
  谢止礿讪讪:“先拿这个抵着吧。”
  1.虽然涉及到鬼怪,但一点都不恐怖!不恐怖!行文还是比较轻松的。
  2.架空背景纯扯淡,切勿考究。
  3.正文完结,10月9r.ì入V
 
 
第1章 老鼠嫁女图(一)
  西北风呼啸,残yá-ng落入山头,寒鸦数点。
  凄凄艾艾的哭声如落叶,打着卷儿钻入白衣男子耳朵。那白衣男子于门前站定,望着颇为气派的木门,抬起手指敲了敲。
  哭声稍停片刻,又此起彼伏地响起来。
  他见里面不似要给他开门的样子,于是右手握拳,又“砰砰砰”地锤着大门。
  “劳烦开下门!”
  他锲而不舍地喊着,正欲再敲,就见一小丫头抹着泪开了门。这门却也不开全,只是露了个缝,透出她半边脸和哭红的眼睛。
  小丫头本来带着怨气开门,看到来人时却怔愣了一下,将打发人的说辞忘得一干二净。
  这公子身着宽袖广身的锦袍,如雪般的袍子虽沾了些灰,但透着r.ì光能看到上面祥云似的暗纹,且针脚细密,一看就是上等货色,并非这小县城能见到的布样和做工。
  小丫头望着来人如仙人般的面容,脸顿时染得像云霞,也不敢看他,只是怯生生道:“公子有何要事?我们老爷说今r.ì不见客,您还请回吧。”
  白衣男子作揖,微微一笑道:“在下谢止礿,敢问这里……”
  “翠儿,人打发走了吗,怎得你还站在门口?”翠儿听到门内管家叫喊,慌里慌张地又合上大门,将谢止礿半句话硬生生截在门外。
  “……”谢止礿吃了个闭门羹,打量着旁边的围墙,lū 起袖子便踩着砖墙爬进院子。
  师父的残魂指引他来到涪县,而这栋大院又弥漫着一股黑压压的黑气。于情于理,他都得进这个院子,至于使的什么手段,那都是不足挂齿的小事。
  院子里四处c-h-ā着红红绿绿的幡旗,上面还画着歪斜的y-inyá-ng八卦图。廉价呛鼻的香烛味挤得满鼻满眼。
  谢止礿猫在围墙一角,见院子里众人不知围着个什么物件纵声大哭。
  而站于院落中心的乃是一名头发花白的老道士。头戴方型道巾,身着藏青色道袍,胳膊挂着拂尘,手里还拿着个碗。丁零当啷的道具挂了一身。
  只听那道士说道:“诸位都要哭得大声点,声音愈响,夫人的神魂便愈能唤回。”边说还边从手头的碗里往院子里撒食盐,“回来,快回来。”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谢止礿看不过眼,脑袋未转,身体却先行一步,驳斥道:“你这神棍在信口雌黄些什么,我们神魂师的名声就是被你们这些江湖骗子糟践了。”
  哭声、喊话声戛然而止。
  众人齐刷刷地望着突然出现在院落里的陌生男子,脸色各异。
  谢止礿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道:“招魂关键在于神魂师的灵气,这些幡、食盐、狗血等花架子除了诓骗钱财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
  那神棍听到谢止礿这么说,立即横眉倒竖,指着他破口大骂:“你是哪里来的外行,你擅自进来破坏阵法,倘若县令夫人的魂魄不归,你哪里担待得起!”
  院落中那位看着衣着最为华贵的中年男子,听到道士的话立刻倒吸凉气,身上的赘r_ou_跟着抖了抖,颤巍巍地指着谢止礿:“来人啊!给我把他打出去!”
  谢止礿下意识地摸了摸背后的行囊,然后反手握住剑柄,观察着前方一身腱子r_ou_的护卫,呼出口气,脸上露出为难之色。
  那道士见谢止礿面露怯意,于是晃着脑袋,幸灾乐祸地睨着他。
  谢止礿没注意到道士的表情,只是颇为郁闷地想:两年未与人打斗,控制不好力道将普通人打坏了可如何是好。
  与此同时,马蹄声疾疾,浩浩d_àngd_àng的一行人从官道驶来。一只白玉似的手掀开轿帘,露出如瀑般的黑发。
  轿内人声沉如水:“西边是什么地方?”
  侍卫答:“懿王殿下,西边是涪县。您的王府在益州的蜀郡,还得再往南走个一天呢。”
  “先去涪县。”懿王将帘子遮住,“这涪县的天黑得都快滴出墨了。”
  侍卫望着涪县上空橙黄色的云霞,困惑地挠了挠头。
  但王爷说什么便是什么,侍卫转过身,正准备传达王爷的命令,就听见身后一阵响动。回头一看,只见轿帘纷飞,懿王身姿矫健,翻身上马,一拉缰绳,眨眼间便到了车队前方。
  车队为了追上懿王,速度也快了许多,未过多久便到了涪县。
  “这涪县是怎么回事,傍晚城门无人看守,商家关紧门户,就连街上百姓都不见一个。”侍卫见此荒凉之景,忍不住道。
(甜梦文:www.tmwk81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