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近代现代 >

你舅宠他吧 作者:今日元旦

时间:2022-11-18 10:07 标签:
简介: 脸臭内心温柔纯情老大叔攻*八百个心眼子勾人小狐狸诱受 年上,攻受相差11岁 裴颂高中的时候在同学家见到了同学的舅舅。同时拥有臭脸综合征和张扬臭脾气的舅舅。 见面第一眼,他满是戾气的脸就十分嫌弃对那只漂亮的小狐狸说:笑的真难看。 裴颂愣住了
 
  简介:
  脸臭内心温柔纯情老大叔攻*八百个心眼子勾人小狐狸诱受
  年上,攻受相差11岁
  裴颂高中的时候在同学家见到了同学的舅舅。同时拥有臭脸综合征和张扬臭脾气的舅舅。
  见面第一眼,他满是戾气的脸就十分嫌弃对那只漂亮的小狐狸说:“笑的真难看。”
  裴颂愣住了,他不明白36度的嘴怎么能说出这么冰冷的话——虽然他的笑确实是强装出来的。可面前的臭脸男是第一个看出来的人。
  大学后裴颂当了舔狗,追过的人十个手指头都数不过来,可每次追到手之后内心深处却总会出现一张臭脸,没一个j_iao往对象能坚持过两个月。
  直到他再次遇见了同学的舅舅,黑脸大哥变成了黑脸大叔,脾气却温柔到了极点。
  emmmm,反正都是当舔狗,为什么不舔那个最念念不忘的呢。
  心机小狐狸用尽浑身解数勾引已经变成纯情老干部的“舅舅”,追到一半,他发现对方竟然已婚?!!!
  天呀,让我死吧!(并没有)
  HE,感情一直都是双向,甜文。
  避雷:攻身体不洁感情洁,有个闺女。受感情不洁身体洁,n多前任。
 
 
第一章 舅舅
  裴颂在酒吧找到陈想的时候,他已经醉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酒吧音乐声震耳欲聋,彩色的灯光在昏暗的室内晃动闪烁。陈想趴在桌上,手中握着被灯光照s_h_è的璀璨的玻璃杯,杯子里琥珀色的液体翻滚,像海边的浪。
  “裴颂?你怎么来了?”陈想一仰头,将手中剩余的液体一饮而尽,大着舌头说:“你不是跟那新生去玩儿了吗?”
  裴颂盯着他眉尾那颗隐藏在眉毛里的小痣,颇有些无奈:“分了。怎么喝成这样?”
  分了也正常,超过俩月还在一块才不正常。
  陈想一撇嘴,说起自己,心情更加悲催:“还不就是那点破事儿。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非要我学法?我不喜欢!我不想学法律!”
  他将杯子重重的砸在桌面上,磕破一个角,玻璃碎渣反方向飞溅起,划过裴颂的耳朵,传来细小的痛感。裴颂没在意,叫酒保结了账,搀着陈想出了酒吧。
  聒噪的音乐被隔绝在内,微凉的风迎面抚来,将萦绕在两人周身的酒气吹散。
  裴颂呼出口浊气,神经放松了些:“宿舍回不去了,我带你去酒店,身份证在哪?”
  “不去酒店,脏死了!”陈想掏出手机丢给他,“给我舅打电话,让他来接我。”
  裴颂以为自己听错了,声音都提高了些:“你舅舅?”
  “蒋奇谦嘛!让他赶紧过来!”
  简直不可置信,裴颂喉结滚了又滚:“他不是住在京乔桥那边吗,怎么过得来?”
  陈想有些不耐烦,自己摇摇晃晃的拿回手机,一边打酒嗝儿一边说:“他原本就在这边有个房子,前阵子公司搬过来了,他就回来住了。”
  公司搬过来…回来住…
  裴颂怔愣间隙,陈想已经打通了电话,“舅舅,过来接我……宿舍回不去了……南巷酒吧这里……”
  他们两人离的很近,陈想还站不稳,裴颂一只手还架在他的胳膊下,自然也能听见电话那边传来的男声:“等着,别乱跑。”
  冷漠的声线恍惚间把他带回了六年前,一张带着戾气满是厌烦的脸,同样的音色,只是音调更加张扬更加讽刺:“笑得真难看。”
  陈想打完电话更晕了,一屁股坐到马路牙子上,靠在裴颂肩膀上闭目。
  深夜,群星闪烁,月亮黯淡无光。南巷酒吧不太火爆,门口也没多少人。陈想没说话,眼泪也识趣的落得安静。
  裴颂任由肩膀处出s-hi了大半,片刻后轻声问:“有人帮你打算,不好吗?”不用思考明天会在哪里、要做什么、会成为怎样的人,所有事情都有人来为自己安排,不好吗?
  裴颂没经历过,他不知道。
  “什么叫帮我打算?他们只是用‘为我好’的名号控制我,让我做他们给我制定好的道路罢了。”陈想闷声道:“为什么我不能拥有自己的人生呢?凭什么我要永远听他们的话呢?”
  他的语气太过愤慨,裴颂没再张口。
  陈想的舅舅来的很快,平平无奇的黑色大众停在两人面前,穿着黑色长款风衣的男人行色匆匆的下来,风衣里面是没来得及换的深蓝色睡衣。
  “陈想!”
  蒋奇谦大步过来,看到醉成一滩泥的外甥,气的嘴角直抽。
  他有一张非常不善良的脸,面无表情时就像是想把人带走的黑无常。此时生着气,更是y-in沉的可怕,眉心都仿佛卷着一团黑气,有种“谁来都得跟我下去”的y-in间气质。
  裴颂j.īng_神一震,心脏飞快震动起来,似乎有什么藏了很久的东西破土而出。他张了张嘴,喉咙却被封闭了,没能说出声音来。
  蒋奇谦把陈想从裴颂身上接过来,打开车后门,十分粗鲁的丢了进去,也不管他在里面的姿势舒不舒服,便砰的一声摔上车门。
  明明喝醉的是陈想,裴颂却也跟着失了意识似的,眼睛只会跟着蒋奇谦的脸无意识的晃动。
  收拾完陈想,蒋奇谦才有时间赏给裴颂一个眼神。他揉了揉眉心,脸上的疲惫浓重的夜色也遮掩不住,垂眼看仍然坐在马路边的满脸迷茫懵懂小同学。
  四目相对,对方的眼底竟有令人惊心动魄的一团光。
  他没看懂那是什么情绪,只皱了下眉,沉声道:“你是陈想同学吧,我是他舅舅,今天麻烦你了。这么晚了,你们宿舍肯定闭宿了吧,不如先到我家休息,明早你和陈想一起回学校?”
  裴颂不动声色的长长舒了一口气,遏制住海中乱糟糟的想法,忽视掉胸膛里疯狂跳动。
(甜梦文:www.tmwk81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